一脸萌比

三只乌鸦骑士

“你知道吗…喜鹊和乌鸦都是属于鸦科的呢~”

坐标帝嘟,今天距离第一次看见那三只乌鸦已经四年了,我还记得当年它们来到这里是因为东城区老房子拆迁,西单大悦城那时满树上都是乌鸦,只是因为…它们家没了…

拆迁毕竟要砍树啊…

老房子中的支架也天生的筑巢的好地方…

我当时穿着黑色羽绒服,在玉渊潭周围晃悠…
我喜欢它们
学着它们的叫声:
短音高昂急促的警报   拉长音表示老鸟的怒号,或者是战败的战士的哀鸣

我亲眼目睹了那场战役
喜鹊与乌鸦    鸦科中的大佬圣战
为了地盘

为了生存

喜鹊是这儿的常驻民了,高傲自大 目中无鸟
而乌鸦刚开始,只有三个…

我学着它们的叫声,走到了玉渊潭公园

在公园的树梢,我看到了羽翼残破的乌鸦
但在日落之时,我更看到了一批一批又一批的乌鸦飞来

圣战……
不休……

但那也是三年前的事儿了…

后来…我没了时间再在玉渊潭公园晃悠,观鸟

如今…
昨天下午再次到玉渊潭晃悠,偶然间,穿着那件黑色的羽绒服,
突然间,我看见了,一只披着金色夕阳的乌鸦,
飘过
哦,我有没有提过,乌鸦,是飞翔姿势最美最优雅的,让我联想到了,19世纪英伦绅士的小胡子…

它飘向哪儿了呢~

我奔了过去…
那边…那边是!

钓鱼台国宾馆!

在玉渊潭公园与那个台之间的一棵老树上,三只巢成三角形立着…
我用尽了最后的力气,发出了“老乌鸦”的感叹…

我听见了墙那边的回应

看!野鸭野雁,飞翔着的野雁!
我眼睛看不清了…但我仍能判断它们大概是哪个科的…

我回家了…
第二天早上我在阳台上,又看见一只乌鸦飘过,
低头看,一只被打趴的喜鹊,像个麻雀一样,走在地上…

我再也叫不出了…
以一个人类的方式,我打开了窗户…

乌鸦悄然飘走

良久,我听见喜鹊零星的警鸣…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