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脸萌比

关于那张年轻的ggad的镜头
个人瞎想,是隔着玻璃的,阿不思在窗户里面,盖勒特在外面骑着个扫帚:"阿不思,能开一下窗吗?山羊小子在楼下堵着!"

很无脑了😂

【GGAD】老来疯

严重ooc 老头儿基阳红 十分无脑

+♥+:;;;:+♥+:;;;:+♥+:;;;:+♥+:;;;:+♥+:;;;:+♥+:;;;:+♥+:;;;:



格林德沃和邓布利多展开了一场世纪决战。


时间发生于……呃……一个无聊的下午。



地点,霍格沃兹校长室




“盖勒特,你变了, ”邓布利多的眼睛透过半月形的眼镜怒视着他面前这个他无比熟悉的人,蓝色的眼睛里仿佛燃烧着火焰,银白色的胡子气得微微发颤,“你居然敢这样对我。”

“你才是,阿不思”他对面的老头子一如既往地傲慢,“这么多年过去了,你一点儿都没察觉到吗?你近来所对我做的一切已经让我忍无可忍了!”

“那个,教授”站在门旁边的哈利想刷新一下自己的存在感,“我想说……”
“你闭嘴!这没有你说话份儿,小鬼。”格林德沃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哈利,请你先出去一下。”阿不思让自己的口吻和善了些,“有事我们可以待会儿再说。”
“好,好的,教授”哈利往后退了退,他知道自己似乎应该离开,但好奇心让他选择蜷缩在了离门口最近的角落里,毕竟如果一会儿办公室炸了的话,应该有一个负责收拾残局和叫来庞弗雷女士的人。

阿不思的神情十分复杂,他叹了口气,语气依旧带着愠怒:“盖勒特,我那么信任你……”“哈,”老魔王干笑一声,“信任?我辜负了你的信任?不,倒是你,我的阿不思,你如今老了,真是老糊涂了,不记得我当初对你说的什么了吗?呵,你忘了。”两个人死死地盯着对方,手中紧握着魔杖。哈利也不觉攥紧了袖中的魔杖,他能感觉到空气中的魔压越来越强……




“你居然偷我的糖吃!”

“我不喜欢穿橘红色毛衣!”

(哈利非常努力地站稳了并没有发出任何动静)

“那是我刚买回来了限量版滋滋蜂蜜糖,你居然今天早上就吃了!”

“我从去年就告诉过你别再织橘红色毛衣给我,一点儿都不帅!”

(哈利:我现在非常原地消失)




“还有,阿不思,你为什么对哈利那小子那么好?”

←←←←←←←←←←←←←←←←←←←←←←←

脑洞源于家里两位八十多岁的老人突然要闹离婚。。。

我(≖_≖ )
还问我跟谁…ರ_ರ ...

【GGAD】段子

无脑小段子,糖

1.阿不思,你能不能为我停留一次,就一次,










而不是每次走到糖果店前就停住走不动道儿……




2.盖勒特,我们分开吧……












这天气你老靠在我身上快热死了……

一个小想法,关于为什么GG被关在纽蒙伽德监狱

会不会是因为那个监狱是他自己设计的,关押GG最高级别刑犯 号称最牢不可破的堡垒。而把他自己关进去便把“最牢不可破”变为了事实。因为GG是不会承认自己的作品有任何瑕疵,即使是为了维护这一点 或是说因为GG充分相信这一点,越狱也成了不可能的事情。

“多讽刺啊,我们的黑魔王被封锁进了他自己修筑的高塔。”
“不,准确地来说,他自锁于心。”

真的太戳我萌点了~(*/ω\*)
上手感觉超好ლ(・∀・ )ლ

当格林德沃是你的黑魔法防御课教授时……

GGAD——论一个学生的悲催遭遇

其实就是想写写学生视角下的ggad
——————————————————
当邓布利多校长宣布新任黑魔法防御课教授时,我心里咯噔了一下,我能强烈地感觉到这位来自德国德姆斯特朗的教授不会那么喜欢我、我们,准确来说,所有资质平平的学生,看得出来,即使是在拉文克劳学院的长桌上也弥漫着一种紧张感。
他那张严肃的脸仿佛是由大理石雕成的,你几乎不敢想象如果笑容出现在他脸上会是什么样。即使有,也一定会是轻蔑的,甚至带有嘲讽的,嘴角微微往上一扬,旋即消失。异色的双眼总带来一种不适感,虽说那是极为罕见的强大巫师的标志。还有,他那种用鼻尖俯视全体学生的样子,仿佛他是至高无上的统帅而我们则是对他俯首帖耳的从属者。盖勒特·格林德沃……这个名字总觉得在哪儿听过……
“我估计这学期黑魔法防御课咱们别想得E了,”John凑过来对我说,“而且,我赌五个加隆,这家伙绝对会使黑魔法”“就因为他是德姆斯特朗魔法学校的?”“我认为不只是这样,你觉得他会上课动黑魔法做教学演示用吗?”“我现在只希望他的魔杖尖别对着我,还有这学期这门课及格……”

我不知道我是怎么活过第一节课的,特别是在一个第一句话对我们说“你们如果没有见识过黑魔法,就不可能会真正的黑魔法防御”的教授手下……

于是乎,第一节变形课后校长室出现了第一个被留堂的学生。

“盖勒特,这可是霍格沃兹!!!”

“只是一点基本的演示和拓展而已,再者说你当年也不是仅凭着那些小把戏击败我的。”阿不思一时语塞。
“你再这样下去我就不得不把你调到其它科目去了。”“不干。”干脆利落的回答,盖勒特扬起头,他相信世界上没有任何人更懂得黑魔法以及战胜它的真谛,“再者说,黑魔法防御课空了谁来?”
“我可以让斯内普……”gg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但看到阿不思的脸色立马将挂在嘴边的笑收了回去。
“另外,别忘了你是为什么来的,你以为魔法部会那么轻易地放了你,也许让你滚回纽迦蒙特是个更好的选择。”邓布利多海蓝色的眼睛如一只鹰一般盯着盖勒特,“哦,是吗?”丝毫不掩盖语气中的戏谑“那么我倒想问问如今是谁后悔了呢?”

“教授,关于课上那两个问题……”我捧着高等变形书推开校长室的门,抬眼看到我们亲爱敬爱的邓布利多教授被格林德沃扑倒在办公室上。我们可敬的格林德沃教授一只手紧紧按着邓校攥着魔杖的手,而另一只手似乎在捏着校长的屁股。

我恨不得当场幻影移形
可惜,不会。

两人光速恢复了常态,格林德沃教授大步走了出去,我能感受到他的目光在我身上停了两秒,我当时感觉整个人都凉透了,感觉这学期的黑魔法防御分数也凉了。

这个白毛背影难道不是格林德沃吗???

纪念一下,Avert第三次蜕皮
然后…我又没看到过程……(-᷅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