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脸萌比

一个小想法,关于为什么GG被关在纽蒙伽德监狱

会不会是因为那个监狱是他自己设计的,关押GG最高级别刑犯 号称最牢不可破的堡垒。而把他自己关进去便把“最牢不可破”变为了事实。因为GG是不会承认自己的作品有任何瑕疵,即使是为了维护这一点 或是说因为GG充分相信这一点,越狱也成了不可能的事情。

“多讽刺啊,我们的黑魔王被封锁进了他自己修筑的高塔。”
“不,准确地来说,他自锁于心。”

真的太戳我萌点了~(*/ω\*)
上手感觉超好ლ(・∀・ )ლ

当格林德沃是你的黑魔法防御课教授时……

GGAD——论一个学生的悲催遭遇

其实就是想写写学生视角下的ggad
——————————————————
当邓布利多校长宣布新任黑魔法防御课教授时,我心里咯噔了一下,我能强烈地感觉到这位来自德国德姆斯特朗的教授不会那么喜欢我、我们,准确来说,所有资质平平的学生,看得出来,即使是在拉文克劳学院的长桌上也弥漫着一种紧张感。
他那张严肃的脸仿佛是由大理石雕成的,你几乎不敢想象如果笑容出现在他脸上会是什么样。即使有,也一定会是轻蔑的,甚至带有嘲讽的,嘴角微微往上一扬,旋即消失。异色的双眼总带来一种不适感,虽说那是极为罕见的强大巫师的标志。还有,他那种用鼻尖俯视全体学生的样子,仿佛他是至高无上的统帅而我们则是对他俯首帖耳的从属者。盖勒特·格林德沃……这个名字总觉得在哪儿听过……
“我估计这学期黑魔法防御课咱们别想得E了,”John凑过来对我说,“而且,我赌五个加隆,这家伙绝对会使黑魔法”“就因为他是德姆斯特朗魔法学校的?”“我认为不只是这样,你觉得他会上课动黑魔法做教学演示用吗?”“我现在只希望他的魔杖尖别对着我,还有这学期这门课及格……”

我不知道我是怎么活过第一节课的,特别是在一个第一句话对我们说“你们如果没有见识过黑魔法,就不可能会真正的黑魔法防御”的教授手下……

于是乎,第一节变形课后校长室出现了第一个被留堂的学生。

“盖勒特,这可是霍格沃兹!!!”

“只是一点基本的演示和拓展而已,再者说你当年也不是仅凭着那些小把戏击败我的。”阿不思一时语塞。
“你再这样下去我就不得不把你调到其它科目去了。”“不干。”干脆利落的回答,盖勒特扬起头,他相信世界上没有任何人更懂得黑魔法以及战胜它的真谛,“再者说,黑魔法防御课空了谁来?”
“我可以让斯内普……”gg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但看到阿不思的脸色立马将挂在嘴边的笑收了回去。
“另外,别忘了你是为什么来的,你以为魔法部会那么轻易地放了你,也许让你滚回纽迦蒙特是个更好的选择。”邓布利多海蓝色的眼睛如一只鹰一般盯着盖勒特,“哦,是吗?”丝毫不掩盖语气中的戏谑“那么我倒想问问如今是谁后悔了呢?”

“教授,关于课上那两个问题……”我捧着高等变形书推开校长室的门,抬眼看到我们亲爱敬爱的邓布利多教授被格林德沃扑倒在办公室上。我们可敬的格林德沃教授一只手紧紧按着邓校攥着魔杖的手,而另一只手似乎在捏着校长的屁股。

我恨不得当场幻影移形
可惜,不会。

两人光速恢复了常态,格林德沃教授大步走了出去,我能感受到他的目光在我身上停了两秒,我当时感觉整个人都凉透了,感觉这学期的黑魔法防御分数也凉了。

这个白毛背影难道不是格林德沃吗???

纪念一下,Avert第三次蜕皮
然后…我又没看到过程……(-᷅_-᷄)

不知道有没有人喜欢这首法扎专辑里的《人为刀俎》,米老师也在访谈里说过这是他最喜欢的一首.

感觉这首仿佛更契合剧中莫扎特内心真正的渴望:

我既不愿睚眦必报
亦不愿强作欢颜
若必须选择
甘当奴隶或掌握权柄
我宁愿从这残酷游戏中
抽身而出
远离这是非之地
……
内心深处,我渴望涅槃

第一次听时真的很想哭,
没错,就像莫爹说的那时音乐家就是关养在金笼子里的金丝雀,离开了皇室贵族,他们什么都不是……

可谁又能料到,
这金笼子里关的是位天使,
属于自由与灿烂的天使

我为啥感觉你不会吃的样子。。。

刚看完马戏之王 The Greatest Showman
现在满脑子:
休叔好帅休叔唱歌好好听啊啊休叔好帅
超爱他啊啊啊啊啊😍😍😍
休叔好帅啊啊啊休叔唱歌好好听
休叔好帅啊啊啊休叔唱歌好好听
休叔好帅啊啊啊休叔唱歌好好听

最近爱上了一位天使...

他的名字叫 Wolfgang Amadeus Mozart